第十七届中国国际煤炭采矿技术交流及设备展览会——China Coal & Mining Expo 2017
banner
批准单位
国家科学技术部
主办单位
中国煤炭工业协会
协办单位
中国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
承办单位
中国煤炭工业国际技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
香港汇显展览有限公司
展会新闻 | EXPO NEWS
 
 

 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14月煤炭业规模以上企业利润总额411.7亿元,同比减少42%。地方数据显示,在煤炭大省山西,煤炭企业吨煤平均利润已经降到5.72元,比黄金时期下降了近七成。

  近两年来,我国煤炭行业从黄金十年骤然跌至寒冬,卖方市场变成买方市场,煤价跳水式下跌,供大于求的市场格局短期内难以改变。

  大气污染令煤炭行业雪上加霜。有关分析指出,燃煤污染物排放,是大气污染的主要元凶之一,在环保重压之下,限煤、控煤之声此起彼伏,煤炭企业以量补价的幻想也随之破灭。不少中小煤炭企业已经出现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,被迫停产、转产。

  加上以往形成的固有观念——煤矿安全生产事故频发、煤炭开采破坏水源、造成巨大采空区等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煤色变,认为煤炭行业已经没落了,要被抛弃进历史的“故纸堆”中去了。

  煤炭真的没落了吗?

  ■中国发展离不开煤

  ——在一定时期内,煤炭依然是中国的主体能源,在能源消费中比重将下降,但消费总量仍将保持适度增长

  去年,热火朝天的“煤改气”在全国许多城市展开。《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出台后,许多地区更是将“煤改气”提速,按照规划,大量的工业燃煤锅炉、燃煤电厂要改造成燃气电厂,因为天然气燃烧的污染物排放远低于传统燃煤。

 然而到年底,国家发改委紧急发出通知,要求各地有序实施“煤改气”,“煤改气”项目必须有气源保障。这一纸通知的背后,其实是对我国能源资源禀赋、能源供应安全的冷静考量。

  富煤贫油少气,是我国能源资源的鲜明特点。我国煤炭资源总量5.9万亿吨,占一次能源资源总量的94%,而石油、天然气资源仅占6%,且其增产难度大,对外依存度约为58%30%。事实上,在这一轮“煤改气”中,有的地方锅炉改造完毕,却连调试用的天然气都没有。

  煤炭一直是我国的能源支柱,新中国成立以来,共有620亿吨煤炭流向全国各地,支撑着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,煤炭生产利用对国民经济总量和增量的贡献率达到15%18%。从上世纪90年代起,我国就已成为世界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消费国。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路耀华介绍,煤炭为电力、冶金、建材、化工等行业提供了70%的原料或燃料,每生产1千瓦时电、1吨钢、1吨水泥、1吨合成氨需要消耗320克、0.6吨、0.13吨、1.2吨标准煤。2013年全国煤炭消费36.1亿吨,占一次能源消费的65.7%,有效保障了国家能源的稳定供应。预计到2020年,煤炭在我国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率仍将占60%左右。

  “大范围的雾霾天气,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提出了更高要求,从中长期发展趋势看,我国煤炭消费增速下降,但基于我国工业化、城镇化速度,煤炭总量仍将保持适度增加。”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说。中煤协组织的煤炭峰值预测研讨会认为,到2020年,全国煤炭消费量将达到48亿吨左右,比2013年要增加约12亿吨。

  中国发展离不开煤。“长期以来,我国石油天然气严重依赖进口,如果大范围、大规模放弃煤炭,无异于将能源命脉彻底交给他人,而目前也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承担起为中国提供全部能源的重任。”一位大型燃煤电厂负责人说。据了解,2013年,我国煤炭消费已经占到世界煤炭消费的50%左右。

  ■中国煤炭正努力由黑变绿

  ——矿井规模普遍提升,安全生产水平整体提高,地表沉陷治理规模不断扩大,洁净煤利用技术已经成熟

  国家安全生产监督总局数据显示,截至520日,我国今年煤矿事故的总起数下降19%,死亡人数下降37%,特别是煤矿的重特大事故下降更为明显,起数下降60%,人数下降67.7%,已经连续14个月没有发生特别重大事故,这也是历史上煤矿最长的一个安全时段。

  一度,“带血的煤”“煤黑子”是煤炭行业的代名词。经过多年投入和治理,煤炭行业的安全生产、绿色生产水平稳步提升。

  小、散、乱,曾经严重制约我国煤炭工业发展水平。经过多年整顿治理,我国矿井单井规模不断扩大,产能集中度不断提升,煤矿数量从1994年的7.5万处减少到2013年的1.2万处。大型矿井占我国煤炭总产能的65%以上,有8家煤炭企业年产量超过亿吨,产量约占到全国煤炭产量的37%。矿井规模提升,矿井机械化水平也不断升级。国有重点煤矿采煤机械化程度已由1978年的33%提高到现在的95%,原煤工效也由每工0.93吨提高到

5.8吨。

  煤矿安全生产水平显著提升。“与10年前相比,我国的煤炭百万吨死亡率由3.08下降到0.288,下降了90.6%。但由于煤矿生产环境的特殊性、多变性和不可知性,发生事故的概率仍然较高,煤矿安全事故将始终是煤炭人的心患。”路耀华说。

  备受诟病的采煤采空区、塌陷区,情况也有所好转。一方面,大部分矿区开始利用矸石回填、立体开发等办法,减少新的采空区、塌陷区形成;另一方面,煤炭企业大规模实施采煤沉陷区、采空区复垦治理,经过土壤改良、植被绿化,神东等大型矿区沉陷土地复垦率已经超过65%。在沉陷区治理中,很多煤矿根据地方政府需要,将沉陷区搬迁工作与新农村建设、小城镇建设结合,打造村庄搬迁安置示范工程,同时,还要修缮道路、支持教育、建设公园、设立敬老院等。

  不仅开采环节逐渐由黑转绿,在利用环节的洁净煤技术也已经成熟。作为世界上少数以煤为主要能源的国家之一,我国煤炭领域的科学研究从未间断,煤炭清洁利用技术已经十分成熟和完备,其能源利用效率之高、污染物排放之少,与天然气比肩已经不是梦。在中小型电厂、工业锅炉方面,有水煤浆技术、煤粉燃烧技术等,有的燃烧效率达到99%以上,排放出的灰渣是白色石灰粉,可以直接使用。在大型燃煤电厂方面,在国外已经发展成熟的湿式除尘设备即将国产化,其运行维护成本不仅比燃气改造低,甚至低于当前主流的布袋除尘技术。我国自主研发的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技术,也已经进入工业化试验阶段,燃煤电厂有望实现“近零”排放。

  ■煤炭产业面临调整机遇期

  ——市场低迷有助于优胜劣汰,环保重压有助于产业升级,但要打破谈煤色变的偏见

  市场低迷之际,煤炭大省山西却再次抬高煤矿“门槛”——停止核准新建产能低于120万吨/年的煤矿。而依照国家有关规定,2014年起,全国新建煤矿的门槛是年产30万吨。山西省的这项新举措,是在《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意见》中提出的。

  “市场低迷,煤炭行业的调整结构、转变发展方式反倒迎来机遇期。”国家安全生产监督总局局长杨栋梁说,“有些煤矿亏损严重,小煤矿就表现得更为突出,此时应当加大力度整顿关闭小煤矿,利用市场的供求关系变化,实现煤炭行业内部的‘良币驱逐劣币’。”

  环保重压之下,煤炭的清洁利用成为必选题,直接带动煤炭行业及涉煤行业产业升级。

  目前电力行业年耗煤20亿吨左右,占全国煤炭消费总量的55.4%。近期,国内部分燃煤电厂开展了清洁燃煤发电技术改造工程建设工作,浙江、上海等多地开始筹划“近零排放”燃煤电厂。据了解,燃煤电厂技术改造后,烟尘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、汞的排放可以达到燃气电厂的排放标准。“希望有关部门跟踪燃煤电厂清洁高效发电技术改造工程进展情况,推进清洁燃煤发电技术攻关,提高煤炭利用效率,控制污染物排放水平。”王显政说。

  “从燃料向燃料与原料并举也是煤炭产业升级的重要方向。”王显政介绍,煤炭不仅能用来燃烧获取热量,还能作为化工原料,如今煤化工的产品已经包括甲醇、烯烃、汽油

等,几乎遍及石油化工的产品目类。“在技术和环境条件允许的前提下,充分挖掘煤化工的代油、代气性,对于我们这个贫油少气国家的能源安全,具有战略意义。” 王显政说。

  就连灰分高、发热量底的褐煤,也被充分利用起来。目前,蒙东多伦煤制烯烃(年用褐煤800万吨、生产聚丙烯46万吨)、克什克腾煤制天然气(年用褐煤2200万吨、生产40亿立方米天然气)两个褐煤深加工转化项目已进入运行阶段,对我国褐煤结构转化和清洁高效利用,具有示范意义。

  从国际上看,煤炭的清洁利用也不乏先例。不少发达国家也大量使用煤炭,2012年,美国、德国的人均煤炭消费量就与我国相近。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,德国煤炭年消费量曾超过5亿吨,每平方公里煤炭消费强度接近今天的京津冀地区,环境却治理得很好。

  “目前煤炭清洁利用最大的障碍,不是技术,而是‘谈煤色变’的偏见。”中国煤炭科学研究总院节能工程技术研究分院副院长何国锋说,作为多项洁净煤专利技术的牵头人,在产品推广过程中,对方一听煤就摆手的场景,令他十分头疼。

  无论是从能源供应,还是从经济性考量,加快推广煤炭清洁利用技术,作为富煤、贫油、少气的国家,立足于煤、做好煤炭文章,才是实施能源转型、保障能源安全的主要路径。